on 2009年09月28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1),

祭孔大典,自导自演

作为孔子第七十五代传人,我曾经十分关切今天上午在曲阜举行的祭孔大典。事实上,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和第二届世界儒学大会已经早于今天开始了。今天上午看了转播,感觉如果真的去了会是对自己的侮辱。

对一个逝去的先前发生的事件或思想进行记录,思考,整理或者祭奠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可以是多样化,多层次的。首先,某种思想能够在一个历史阶段产生就是值得记录的事,不管这种思想在当世看来多么浅显易懂或者显而易见。我们不应用当世的理解程度为基础来评价古世的同样体验,因为我们的成长已经在他们的基础上了,而他们没有基础。其次,事件或思想可能对当世有用,可以被现代人利用,从而让我们变得更好,这是最容易理解的意义。再次,也是最基础的意义,那便是存在的意义。任何事物,抛出了功用及一切,仍存在的意义便是它曾经存在过。我们不需要其他,只因为存在二字,记录和思考便产生了意义。

孔子的思想无论从第一种意义还是第三种意义都是值得肯定的。现在分析第二层:孔子的思想有用吗?如果你想通过下文找答案,那还是放弃吧。我认为对这个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解,而且根本不可能相互说服。我不断修正自己对价值观这个概念的认识,这可能是一个一生的工作。一个人所有观点的集合,即价值观,既可以表达为对所有领域的择其一立场的集合,又可以表达为对所有领域分置立场的正负判断的集合。现在看来,对一个领域的价值判断可以有最主要的三种:坚持唯一一种并否地其余的全部;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承认有其他正确观点的可能性(这并不等同于尊重其他人说话的权利,事实上尊重其他人说话的权利是这三种价值判断都应具有的素质);认为在不同的情况有不同取向的正确观点。这三种判断的变化既是源于不同的领域,又是源于不同的人。

同时,我又认为:价值观是分为一层一层的。最上层的判断决定于次上层的判断,与次上层的判断完全吻合。次上层的判断决定于第三层的判断,与第三层的判断完全吻合。一直推演到最底层。最底层的判断是天然的,没有原因的,直接做出的。这一点与上述的三种价值判断是完全契合的。我们回归到孔子思想到底是否有用。有人认为在不同的情况有不同取向的正确观点,孔子思想或许在过去有用,但现在时代的发展已经不能再适用于这种思想了。有人认为它是唯一真理,即使现在有些时候看来这种思想存在弊端,也是因为人类的发展没有达到终极时刻,总有一个时刻可以让这些绝对真理完全发挥力量。

然而,现在的祭孔大典无论是出于对孔子思想哪方面意义的祭奠,都是愚蠢的,不可取的。现场乱成了一锅粥。祭奠时大多数敬献花篮的环节都安排给了政府官员(因为祭孔大典本来就是政府组织而非民间活动)。抬花篮的工作人员竟然是踢着正步入场的,令人啼笑皆非。那些大腹便便的政要们履行完自己的职责,便在嘉宾席把刚刚发的宣传材料当扇子扇。而他们大费周折的目的是什么呢?对孔子的祭奠估计只是占其中的一小部分。官员们最看重的当然还是孔子的商业价值。他们只是想把曲阜炒热,把孔子思想炒热,把儒学炒热。这样就可以有源源不断的人来这里旅游了。


Tags: ,

© 声明:除特别注明,Kong-Zi.com 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祭孔大典,自导自演》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ong-zi.com/post/1087.html
0




一条评论

  1. kenneth

    2010年10月14日 @ 03:08

    这篇写得不错。

    [回复]

Leave a comment

XHTML: Allowed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