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09年03月10日 by Simon Kong in 艺术·文艺, 评论 (2),

七日谈

先说两句:一篇我的老文章了,权为俗务所作,没有去掉俗气的成分。算是什么形式呢。舞台剧?对话稿?或者只是一段聊天记录?我亦不清楚。惶惶发到这里,权当存档纪念了。

某日。阳光晴好。
某地。天涯海角。
某人。宁南江年。
某场。二三事琐。
某段。隐忍叙述。
开幕。好戏登场。

——TG.

【第一日•画外】
背景音乐:《不翼而飞》

宁南君和江年君是我的两个朋友——知道这一点对本文尤其重要。秋日九月,天高气爽。某个中午,宁南君正在网上瞎逛荡,与旧友江年不期而遇。之后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长达七日的交谈,天昏地暗的片刻,随之结束。音乐停滞,亦到了离场的时刻。然日后的某个深夜,作为某个偷窥聊天记录的我,似乎听到了曾经熟稔的旋律,于是有了把两人私密对话的内容集结并且公开的冲动(事实上,这是触犯拜托于我的宁南君的个人隐私的)。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开幕•第二日•漫游】
背景音乐:《伽南香娑罗树》

江年:好:)。还记得我吗。

宁南:嗯。江年。两年前认识的。

江年:呵呵,原来还记得我。好久不见啊,宁南君。

宁南:想来你我上次在网上碰到你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近可好呢,江年君?

江年:嗯嗯,一切都好。生活虽说是忙碌些罢,但总算还是充满期待。宁南君呢?看起来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宁南:果真?我不这么觉得。只是一种生活状态的改变罢,我想。你不可能总是一成不变。

江年:或许。还记得当时我是怎么和你成为朋友的吗?某日无事可做,竟不小心登陆了你那个离奇的博客……惊奇。在一个陌生的日子进入我曾经认为已经陈旧了的一个地方。邂逅曾经的。小津安二郎……那是你当时的ID罢。我知道你迷恋他的电影,而我亦是如此。当时我留言说:“我喜欢看你拍的电影。你总是感动我。” 下意识地。

宁南:有些时候,看着回忆,排山倒海啊。相识这么多年了,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你发现,你和以前一样贫穷,和以前一样悲伤。最近,我又看了一遍看过很多遍的,《重庆森林》。还记得么。那人拿着淋浴喷头喊“下雨呢!”的声音,还有……California Dreaming……

江年:一下子遭遇很久以前的心情,竟然会局促不安。那个女人啊,已经面容憔悴,是陈旧了的住在我回忆中的容颜了。《2046》的后半部分我也是一遍一遍地翻索。不得不承认,某些特质是不能被表演的。所以她注定一辈子都不会演戏。或者说,注定一辈子都在演自己。

宁南:前几日受好友的推荐,终于看了那部《肖申克的救赎》。总体来说不错的片子。不知你看过没有。当我看到Andy给Red写信写到那句“Hope is a good thing.”的时候,内心澄澈,不言自喻。心房充斥着欢喜与释然,亦有某种灵魂相通的感觉,让我有说不出的释怀。

江年:哦?我倒是很久以前就看过那片子了。一直感觉电影中的Andy很像现实中的宁南君呢。一样那么的执着,一样充满着自我。还记得《肖》里那个看守图书室的老头吗?他临死前的举动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被给了自由,却又失去了自由。所以说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也未尝不可。

【第三日•生死】
背景音乐:《夕阳西下》

江年:提到死亡……前日看了村上君的旧作《天黑之后》,里面有极喜欢的片段……嗳,你可相信轮回?

宁南:大概不信,我想。

江年:就是说认为没有来世?

宁南:那种事没往深处想过,觉得好像没理由认为有来世。

江年:就是说死了以后,下面就只有“无”了?

宁南:基本那样认为。

江年:我嘛,认为轮回那样的东西应该是有的,或者莫如说如果没有那太可怕了。因为我理解不了“无”是怎么一个东西,理解不了,也想象不来。

宁南:“无”就是绝对的什么也没有,没什么必要理解和想象的吧。

江年:不过,万一有坚决要求理解和想象的那种无怎么办?你没有死过的吧?那东西不实际死一回怕是弄不明白。

宁南:现在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劳神费心去考虑那玩意呢。死亡那东西离我们这么遥远,还是安心过好现在的日子好些。

江年:听你这么说来,那的确是那样的……

【第四日•抉择】
背景音乐:《了歌》

江年:或许我们每次交谈的内容都太过抽象,其实很多事情的思考说不定都是无意义的。所以……不妨聊聊你的大学生活吧。告诉我一些在你大学的所见所闻。

宁南:抽象?断不然。我觉得大学对我来说才是真正抽象的东西。

江年:此言为何。

宁南:大学里有这么多的人,然,大学里亦有这么多条路。

江年:曾经在网路上看到很多大学生描述自己生活的文字。看着那些人一路走来纷纷扬扬抑或踉踉跄跄的轨迹,我真的是有说不出来的恐惧。

宁南:我想表达的意思跟你所言是有交集的。就是说,你可以给“大学”这个东西以任何的定义,因为在这漫长的四年里你几乎可以任意支配你的时间和生活。你跟所有人在刚开始几乎是以同一种状态进入的大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之间不同的价值观或人生观决定了你们注定走不同的路。

江年:诚然。所以四年之后你们也必然面临不同的结果。有的人硕果累累,有的人成了书呆子,也有的人成了游戏狂人但一事无成。

宁南:我常常这样想,若一个人处在完全不被拘束的状态下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曾经听到一个故事,关于天堂和地狱。有人认为完全不被拘束的生活是在天堂,可有人认为那是进入了地狱。大学不就是这样一个环境吗?什么都要自己做决定。譬如你有一个空闲无事的晚上,你可以选择看小说度过它,可以选择玩游戏消磨它,也可以选择去上整晚的自习把板凳坐穿。是你的中新观点支配着你去做种种的选择,而你的中心观点又是你从小到大,随着阅历的丰富逐渐塑造出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执着坚守的价值观。

江年:那我可否问一下,宁南君你在大学里所坚持的东西是什么呢。

宁南:嗯嗯……如你所知,我平时总是热衷于思来想去的玩意,但若坦诚相告,我其实也是一个生活于混沌的人呢。

江年:可在我眼中的宁南君一直对生活,抑或说对人生有着清晰的线索,并且在沿着那条线索执行不辍啊。

宁南:谢谢你的赞赏。我想罢,大学是吾辈踏入社会这个大熔炉之前最后的落脚点了,所以从理论上说,大学才应当是人一生当中相对来说最重要的时刻。无庸置疑,学习这东西在大学里应当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但若你的大学只被学习所填充的话,那你必将是失败的。

江年:我也有类似的观点。似乎很多前辈都在劝解我们,除了学习,还要思考。

宁南:是呵。思考在人的整个一生中都是举足轻重的。我所言的思考,除了对学习的思考,更重要的是对人生的思考,对做人价值的思考,对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思考,对人类社会的思考,利用哲学来思考。然而思考之后,你还需要去实践。就是说将你思考所得,应用于现实生活中。然后就这样往复这个过程——获得新知,继而实践。其实有很多事情,我也看不明白。有时我亦很迷惑。尤其是当我陷入思维的陷阱中时,甚至有一种因丢失一切而沦陷的绝望。但那些过程毕竟是短暂的。

江年:如你说来,那确实是值得探究。所以我想若有学弟或学妹们恰巧听到了我们的交谈,他们一定会得到某种启发。

宁南:启发?那倒是谈不上。每个人都有坚守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的权利,也注定因为享有这种权利而承担所有可能的后果。然而你我所交谈之内容只不过是你我认为正确的观点罢。

【第五日•寂寞】
背景音乐:《三托历》

江年:宁南君……有时,会寂寞吗?就是那种一个人的时候,抑或当你身处闹市却感到自身无可依靠的情景。很钻心的那种?

宁南:常有的事情。我这个人罢,是时刻需要朋友和爱人的陪伴的。然而对我来说,朋友和爱人又都是奢侈品,对于我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身边时刻都有伙伴——不过只是伙伴——的陪伴,这已经是足够的了。

江年:你总是对别人要求的太高,想来朋友和伙伴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孤独已然成为一种习惯了吗。不过话说回来,生活永远是一个人的事。宁南君,要学会照顾自己,明白么。

宁南:我想这也一定正是你一直喜欢着的罢,淡然的,自我的情态。渴望逃离,渴望去往别处诗意索居。某人在某年某月的某个陌生场所。旋转,跳舞,歌唱,流浪,忧伤。明媚或黯然。失落但感激。某些人的灵魂从未归壳而一直流浪,所谓流离失所,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所谓最终的孤独的自由,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多少年以后,我终于又孤独了。然那么多年都过去了。

江年:曾经认为孤独的人是聪明而明智的。他们拥有者自己的领地并小心保护。至于陌生人,可以在某个时期drop in and have a little rest。但就像你说的,那里不是故乡。每个人意识的故乡其实就是他心底的那块软绵绵的肉。但有的人的那块肉已经腐朽变质,化为虚有。

【第六日• 幻灭】
背景音乐:《路过地球》

宁南:现在会经常选择听一些简单欢快的旋律。心情愉悦。我们变了,变得快乐了,开朗了。总体上说,我感到自己是快乐的。人生是这么短,我们没有理由不过的快乐一些。曾经莫须有的忧伤,孤独,叛逆,颓靡,终究会随着一种叫做成长的东西而灰飞烟灭。没错,一些看似悲剧化的命题等我们长大后仍然成立,但彼时彼刻我们或许早已没有了关注的心情。所谓的事过境迁,抑或物是人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无论何时都要告诉自己,乐观总是要比悲观来得更亲切。

江年:你说的对,快乐也许成为最好的归宿。不管将来,我是不是又找不到了回家的路。在某人的东西里看到这么一句话:寂寞的孩子靠燃烧自己的影子取暖。我把这些话说给一个孩子听。他说,我们的影子这么小,我们这样冷,这样疼。是啊。有些时候,一无所有的我们,应当无所畏惧。take care my child。

宁南:江年君,临别前赋诗一首赠你罢:

诗意索居,安逸生活。
泪流满面,流离失所。
无欲无求,隐忍度日。
简单踏行,亦有期待。
轰轰烈烈,糾糾結結。
走走停停,悲悲戚戚。
少年故事,似是幻境。
后会无期?君已陌路。

江年:那末,也让我赠你一句话:成长渐入佳境,默祝一切都好。只是想随处走走,找个安静的地方,没想到,走进你的秘密花园。我看见它的繁芜丛杂,它的沉默的寂寞的小花,那样倔强的绽放。有个地方可以住已经是很值得感激的事了。一直在找,找故乡,花了这样大的力气。最后才发现,故乡,却是再也会不去的地方。感谢你,倾听我,并对我倾诉。太久了,我以为我忘了回家的路。

宁南:也让我感谢你罢,我的朋友。感谢你在这个阳光晴好的午后与我冗长的交谈。我多么希望你能够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就像现在这样,安静地,坦诚地。我会一直铭记你我坦诚的心迹。但事实的悲剧就是,连我自己都没法骗我自己,最了解我自己的人,我自己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我自己。你,江年君,只不过是我的影子。

【第七日•画外】
背景音乐:《第七天》

宁南君下意识地流下了一滴眼泪,而就在这温润的泪光里,江年幻化成风,倏然便不见了踪影。此时正值下午一点半。阳光普照。窗外,一张张梧桐叶片无声飘落。起风了,同样夹杂着温暖的气味,九月的天高浮躁一如春日。宁南君关掉同时登陆的两个MSN窗口,旋即绝望地拔掉了电脑电源。

【全剧终】


Tags: ,

© 声明:除特别注明,Kong-Zi.com 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七日谈》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ong-zi.com/post/494.html
0




2 Comments

  1. 2009年03月20日 @ 09:07

    有空的话和我聊聊天吧
    一个人在UK 心都要生了锈的
    MSN zywodi1999@msn.com

    [回复]

Leave a comment

XHTML: Allowed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