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09年10月26日 by Simon Kong in 人文·社科·书籍, 评论 (2),

效用满足与基本生存需求的契合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思考,到现在已然很长时间了。题目有点唬人,但我断不觉得题目总结的很大,我认为它非常精确。

人的一生其实是一个不断满足效用的过程,你可以将这些繁多的效用归结为高级的和低级的。其实与其说被满足的低级效用,不如说是基本效用。试想当你饿了一天之后突然有一顿满汉全席摆在眼前,当你24小时没阖眼的情况下你有机会享受家里柔软的大床,或者当你和伴侣的洞房花烛夜屋里只剩下你两人独处的时候,你是不是都会充满了欲望呢?你想吃饭,睡觉,做爱,是因为你拥有着食欲,困觉,性欲。你的这些基本欲望促使你想去做这些事情,使你获得了相关方面的效用。是欲望导致你想去做,进而导致了满足自身效用。

同时你会发现,但凡这些欲望促使的使你非常想要做的事情,他们满足了你的感官愿望,同时也保证了你的基本生存需求,这是一种契合。正如吃饭和睡觉保证了你活下来,做爱保证了你代表种群的繁衍。所以说,人的生存的基本需求,和人参与相关的欲望满足的活动是完全契合的。

接下来讨论我们做这些事的目的:当代人的目的更多的是去满足这些欲望,获得享受,而不太可能是活下来或繁衍。你没有严肃到吃饭是仅仅为了不饿死的境况,你吃饭是为了满足食欲,是为了获得满足感,但同时也恰好让自己活了下来。你没有严肃到睡觉是仅仅为了不疲倦而死的境况,你睡眠是为了满足困觉,是为了获得满足感,但同时也恰好让自己充满精力。你没有严肃到做爱是仅仅为了不让自己的种群灭亡的境况,你做爱是为了满足性欲,是为了获得满足感,但同时也恰好让自己种群得以繁衍。

但试想我们的祖先是何种境况呢?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们的这些日常基本行为的目的是跟我们一样,还是仅仅停留在让自己活下来的阶段?我不得而知。但一种负责任的猜测是,他们的基本生活的目的决然没有我们这样有物质享受意味,他们更多的是一种基本生存意味。

我想可以有两个原因来解释这种潜在目的的变化:其一是人类社会物质的丰富化,其二是进化论。前者自然很好解释,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物质水平比以前大有提高,人们从过去的让自己不死的境界,提升到了现在不仅不死,最主要的是为了获得享受的境界。基于进化论的观点,我是这样思考的。或许在我们的祖先中,同时存在两种人。第一种人缺乏感官效用的追求,所以他们的基本生存需要无他因,仅仅是为了保证活下来;第二种人拥有感官效用的追求,他们进行基本生存活动除了不死,还要借此用来满足自己纷繁多彩的欲望和愿望。经过长时间的演化,显然是第二种人更有可能活下来,因为他们更敏感,对生存有更迫切的需要,他们的生存状态不想第一种那么被动,而是一种主动获取的姿态。从这个角度讲,我们都是第二种人被大自然选择之后的后代。

最后,我想指出一个这些满足基本生存欲望和高级欲望活动的一个差异点,那就是貌似这些活动更容易有一个上限。无论吃饭,睡觉还是性爱,似乎在某个时间段内,当你享受到一定数量后,你就再无继续享受的欲望,从而即使你再继续进行,也产生不了效用甚至是负效用了。然而高级欲望不同,高级欲望的上限似乎很难找,人们常说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似乎更多的是在讲这种高级欲望。


Tags: , ,

© 声明:除特别注明,Kong-Zi.com 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效用满足与基本生存需求的契合》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ong-zi.com/post/1103.html
0




2 Comments

  1. Vane

    2009年10月26日 @ 15:30

    我觉得那个进化论解释得有点牵强,你分的那两种人,分法有点奇怪。我倒不觉得会存在第一种人,如果存在的话那也是因为物质没有得到满足。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Vane, 分两种人只是简化模型罢了。你说因为无知没有满足才会出现第一种人不太恰当,因为我假设的是第一种人天生不懂享受,而不管物质是否满足了。这种人放到现今不会被淘汰,但仍然没有享受感,只会生存。这个特性是内生的,而不是环境影响的。

    [回复]

Leave a comment

XHTML: Allowed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