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观点

一场因为狂妄而被删除的发言

on 2010年04月17日 by Simon Kong in 人文·社科·书籍, 评论 (5)

前几天,我在豆瓣哲学人小组发表了一个帖子,题目为《哼,那些大哲想出来的,很多我都想出来过》,该文章在小组存货了大概一天半的时间,收到了大约80条回复。不久后我收到了删帖的系统邮件,向我解释删帖的原因是:该小组管理员认为你的发言没有哲学谦卑。 其实我的本意只是将自己的想法叙述出来。“哲学谦卑”是个可笑的词语,我因为没有所谓的“哲学谦卑”而被删除了内容。我甚至在回帖中说明了我的观点,可惜它们再也不会被找回了。那个帖子回复也随即不见。对我来说,那些回复对我的意义远大于我的帖子的意义。那么多的回复,大段大段的文字,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利用搜索引擎的快照功能,找回了一些回复,并和原文一起发在博客上。现在想想,其中是否夹杂着所谓的“没有哲学谦卑”并未可知,我并不排除自...

阅读全文 »

对敌人的道德

on 2010年03月11日 by Simon Kong in 人文·社科·书籍, 评论 (11)

最近看了阅读与观看一些东西,让我认为值得开始写一篇文章。其中的三件事情是沿着一条线索的,那就是看了一些粗浅的《孙子兵法》解析,通关轩辕剑外传《云之遥》以及看了电影《色,戒》,电影《拆弹部队》和电影《无耻混蛋》。这三个事件开始让我有兴趣对两个话题进行分析,这两个话题是:对战场上的敌人应该讲道德吗?战争有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
女娲石 – 《轩辕剑》背景音乐
嬴诗 – 《轩辕剑》背景音乐
兵法上说,战场上是不应讲道德的。衡量作战胜利最可靠的标准就是是否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敌人杀死,如果死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被你杀死了,不管过程如何,不管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结果都是你赢了。在战场上,如果对敌人仁慈了,如果对方报你以仁慈,你只会获得某种心理上的满足,但如果敌人...

阅读全文 »

战争的正义与非正义

on 2010年03月09日 by Simon Kong in 人文·社科·书籍, 评论 (2)

最近看了阅读与观看一些东西,让我认为值得开始写一篇文章。其中的三件事情是沿着一条线索的,那就是看了一些粗浅的《孙子兵法》解析,通关轩辕剑外传《云之遥》以及看了电影《色,戒》,电影《拆弹部队》和电影《无耻混蛋》。这三个事件开始让我有兴趣对两个话题进行分析,这两个话题是:对战场上的敌人应该讲道德吗?战争有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
女娲石 – 《轩辕剑》背景音乐
嬴诗 – 《轩辕剑》背景音乐
战争有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有人说,能够为多数人带来和平的战争就是正义的战争。这个界定从表面上看来是正确的,但如何判断是否给多数人带来了和平则又成了一个难题。魏蜀相争,可能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蜀国名义上为了光复汉室二战,魏国名义上是为了因不满汉室的昏庸统治而建立一个新...

阅读全文 »

互联网上,弱智很多

on 2010年02月11日 by Simon Kong in 互联网, 评论 (10)

互联网是一个很大的世界,形形色色的人上网,构成了偌大的一个网民群体。这个庞大的网民群体在网络上的输入和输出,构成了人们对网民素质的评价。互联网网民并非全体中国公民的分层抽样,所以有时来自互联网的态度,并不能很好得代表全体国民的态度。同样地,你对网民的评价,也不等价于你对国民的评价。今天我想阐述一些针对互联网网民的消极观点:互联网上,弱智很多,愤青很多,无聊的人很多,跟风的人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更多。 或许在整体的网民比例中,初级用户永远是占大多数的。所以可能你经常看到一些人被另一些人耍得团团转,看了好气又好笑。比如在一些论坛里(尤其是百度贴吧),可能看到某人发一些题目很有诱惑力的帖子,例如内容是色情图片,色情电影等等,然后在内容里写上“该主题回复可见”,为了...

阅读全文 »

“五毛党”真有那么多吗?

on 2010年02月10日 by Simon Kong in 互联网, 评论 (14)

“五毛党”是互联网新兴的一个群体,不知道其含义的人可以先看一下来自维基百科的介绍: 网络评论员,即网评员,或网民所指的五毛或五毛党,是中国大陆特有的一种指称,一般指受中国行政机关雇佣或指导,以网络发表评论为全职或兼职的人员。通常他们以普通网民的身份,发表与中国政府(甚至各级行政机关)观点一致或相仿的内容,或采取其他网络传播策略,来试图达到影响网络舆论、引导网络舆论和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 “五毛党”是对网评员的一种别称,一般是为了象征性地讽刺网络评论员每发一贴能挣五毛钱。 以文艺作品为例,当一部文艺作品面试后,往往会收到来自互联网的成千上万的评论。当其中的某些评论与大多数网友的主流立场不同的时候——当然,这里的不同,只要体现在其立场更符合意识形态——便会招来许许...

阅读全文 »

上天认真,我就认真,上天玩玩,我就玩玩

on 2010年02月03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10)

不经意间有了这样的领悟,其实这种领悟是蕴含在生活中已久的。
上天认真,我就认真,
上天玩玩,我就玩玩。
上天认准的结果,我就不抗争;
上天不在意的结果,我就争取。
短短的四句话,写出来很舒坦,很真实,很坦诚。
我跟上天之间有一个叫做命的东西,我将我的态度反映在命上,上天也将他的意志体现在命上。人生玩过这么多场游戏,规则无非是上天定的。
如果上天认真的跟我玩一场游戏,那么我也认真;如果上天根本没把我当回事,用荒谬的规则来搪塞我,那我也只是玩玩罢了。游戏的结局总会有输赢,如果上天内定了结果,想让我输,那我就爽爽快快,踏踏实实地输掉;如果上天大方地不在意结果,输赢未定,那我就自己暗暗地努力,争取赢得这场游戏。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