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9

哲学探讨:对劲牛和Sandlong的回应

on 2009年05月23日 by Simon Kong in 人文·社科·书籍, 评论 (18)

最近,有两位萍水相逢的朋友分别对我的两篇文章:愚蠢的哲学 劳累的心和世界上存在绝对正确的观点吗?发表了评论。本想直接在原帖回复的,但是他们的评论如此认真,以至于我认为有必要单独开一篇文章来进行回应。是诸位的评论,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哲学体系的不足(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我根本没指望有什么体系,因为不需要)。因为琐事缠身,我只能就自己看到评论后最直接的想法写出来,没有太多润色,请见谅。
我在上面已经回应了你的思想。但是我想在这里说的是,哲学不是“终极目的”,哲学仅仅是一种通向“终极目的”的工具或 方法而已。如果把学习哲学当成目的,那肯定是错误的,而且这样学起来肯定是很累的。我们很多人在选择学科报考时,总要问哲学有什么用(其实这里的“用”就 是功利最大化的目标,如金钱...

阅读全文 »

忙碌之于生活

on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1)

接近一周没有更新,其实一直在忙。我发现大三下学期是大学里最忙碌的一学期,最没头绪的一学期,心情起伏最大的一学期。
关于类似对生活的唠叨,我一般都发到另一个博客上,但之所以今天写在这里,是因为我觉得这种面对无尽的且没有头绪的事项的应对方式,或许对所有人都有借鉴意义。这有别于GTD,前者你要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摆在那里的明确的,但是现在我的生活所面临的成堆的事项都是不确定的,需要自己挖掘的。你不可能做完所有事情,可能你只需要在其中选取某个组合,从而导致最终的效用是最大的,但这个如何选取的方法则是难以掌握的。
我在twitter上说: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蒙上头睡大觉。高中的一个同学的一句话也让我记忆犹新,那就是,人只有在两种情况下郁闷,一种是太闲了...

阅读全文 »

孔子的生态伦理观

on 2009年05月22日 by Simon Kong in 经管·职业, 评论 (1)

Preamble The year 1998, two-thirds of Nobel Prize winners who are still alive had had a meeting in Paris, and the meeting began with this declaration, “If human beings want […]

...

阅读全文 »

3G趋势下的国内通信寡头地位再洗牌

on 2009年05月20日 by Simon Kong in 经管·职业, 评论 (1)

2009 年1 月7 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发放了3 张3G牌照,此举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3G 时代。
与前两代系统相比,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的主要特征是可提供丰富多彩的移动多媒体业务,其设计目标是为了提供比第二代系统更大的系统容量、更好的通信质量,而且要能在全球范围内更好地实现无缝漫游及为用户提供包括话音、数据及多媒体等在内的多种业务,同时也要考虑与已有第二代系统的良好兼容性。如果说2G网络可以为用户提供包括话音、无线上网、MMS、铃声、图片、下载等服务的话,3G网络在中国的逐步推广将可以使用户享受到包括话音、可视电话、网页浏览、电话会议、电子商务、流媒体、视频点播、音乐、电影、手机电视等更加多种类和高质量的服务。
在当下主导中国的2G市场中,国内移动通信运营...

阅读全文 »

时间管理:针对学生的GTD管理系统

on 2009年05月13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3)

我曾经仔细阅读过David Allen的《Getting Things Done》,并介绍了自己常用的GTD管理工具。我甚至花费整晚在麦当劳编辑自己的GTD笔记。之所以花费这么多时间在GTD规划上,根本原因在于我有强迫整理自己的思考体系并使之秩序化的习惯。
上次twitter了一下,“每次都想,等忙过了这一阵一定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但“这一阵”永远也忙不过,思路永远也得不到整理。”自己这方面的体会越来越深刻了。我总是想抽出一段时间来好好地整理思路,但总是抽不出这样的时间。现在看来,即使我能够抽出这样的时间来,我的GTD系统也永远得不到完善。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流行的GTD对我根本不适用,因为我无法让现有的GTD系统完全适用于一个学生。
这从那个系统的某些要素中就能轻易得出矛盾来。比如,我没有那么多参考资料;比如,我没有需要委...

阅读全文 »

浦发银行,我的实习经历

on 2009年05月10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2)

今天去了浦发银行实习,这是我第一次银行的实习经历。
说到这次实习经历之前的面试,实际上非常偶然。没打算过什么实习,因为觉得自己离工作还远,再加上是银行工作。之所以去参加这次面试,纯是出于自己争强好胜的性格使然。最后5个本科生里有我一个,心里挺高兴的。
刚来开会的时候行长就问过我们一个问题:如何看待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当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我也简洁说了自己的看法。不过似乎是说得过于哲学化了。我就是有这种能耐,无论什么类型的问题,我都能将它说得哲学化,或者经济学化。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因为有时可以使别人喜欢你,有时只能让别人觉得你很难以接近。我当时blabla了半晌,说了一些个人的经历,比较糗的经历。没想到从我发言之后每次行长发言就一定要引用我刚刚说过的经历,让我...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