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08年11月11日 by Simon Kong in 互联网, 评论 (0),

关于村上春树断续的线索

1.显然,不存在完美的文章,甚至连试图接近于完美地传达意念,把作家的思想尽可能完整无缺地传达给读者的文章都是不存在的。
2.但是问题总存在解决的方法,如果不试图去追求文章任何一方面的完美,用文章这种不完备的容器来表达不完备的思想,总是可以做到的。村上在他写作之始时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3.写小说的作家都是野心勃勃的,因为他们不满足于单纯地描述事物,不满足于抒发情感,而是把情感把精神装进事物这一外壳里再塞给读者,由读者自己去打碎这个外壳,挖出里面的东西来。于是今天的读者,可以容忍外壳的种种不完备,只要打开外壳里头的确存在点有意思的东西就行。
4.对于执着于外壳的读者来说,村上的小说用”莫名其妙”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现实主义色彩的《挪威的森林》情节可谓平淡如水,而《寻羊冒险记》,《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与《舞!舞!舞!》与《奇鸟行状录》里的情节又实在可谓是瞎编乱造。作家与读者之间的相互理解本来就是很困难的,对于读小说至情节而止的读者,我不指望他们能对村上试图表达的东西加以理解。
5.与60年代五月风暴的“3M”与60年代末嬉皮士 “DRUG,SEX,ROCK&ROLL” 的口号所代表的生活方式相比,村上春树所倡导的一种生活方式既不革命,也不颓废,他无非是采取一种主动隐居的都市生活方式,通过拒绝报纸与电视的传媒力量来抗拒社会的价值观,通过消极生活来捍卫自己的立场 。
6.村上的作品几乎都有非常明显的双线:现实的线与非现实的线,也可看作阳线与阴线。人物也同样一分为二为阳面和阴面。
7.在《且听风吟》里村上曾用他笔下非现实性的代表鼠写过以下的话: “鼠的小说有两大优点。一是没有性描写,二是一个入也没死。” 不易揣摩村上这句话的用意,或能理解成他对非现实性理想状态的一种追求,又或是对自己的一种反讽。性与死恰恰是其笔下最常见的两个主题,由《且听风吟》始,至《挪威的森林》与《舞!舞!舞!》达到高峰。
8.文章这种不完备的容器只能表达不完备的思想,避免失望的唯一办法只能是充分认识这一现实。
9.更是一种看待生活与世界的视角。村上春树的作品从来不停留在生活这一层面上,他的笔直击对于人类而言生活与世界的核心,人类的灵魂本身。
10.有人喜欢村上是喜欢他笔下那种孤单失落感,有人因相同的原因反感他。然而村上春树所表达的远甚于此,他描述了一个为人们长期所忽视的真理:世界本身是没有意义的。要寻求意义,只能向人本身去寻求。
11.我曾经因为所谓意义的失落而颓废地活着,感谢村上春树告诉我这一真理,形式上的颓废遂等同与廉价的伤感。
12.在他的众多作品最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不是《挪威的森林》,而是他的处女作《且听风吟》,他对写作本身的意义与对世界的把握早在那时就一清二楚。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我们就是这样活着。”——《且听风吟》
13.村上春树自然说不上最优秀的作家,也谈不上写作技巧最出色的作家,然而却是我所见的最深刻的作家。从古至今的作家里,写作最终写及”人”这个深度的并不太多。而超越”人”这个深度的,据我所知,从来没有。
14.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
15.“我的小说想要诉说的,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简单概括一下。那就是:任何人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使幸运地找到了,实际上找到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村上春树


Tags: , ,

© 声明:除特别注明,Kong-Zi.com 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关于村上春树断续的线索》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ong-zi.com/post/1657.html
0




没有评论

Leave a comment

XHTML: Allowed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