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生活·杂谈

我在生活,我在实践

on 2010年12月16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9)

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开头,似乎在这个以忙为主题的地方待了这么久,竟然不再知道该如何写,如何表达。就像我之前说的,来到这里我收获了此前从未有过的体验,这些体验来得太猛太急,必须要好好消化掉才能真正内化成自己的东西。
关于人与人的交际。有时候人是不理智的,明明是自己犯的错误,但却要让对方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是何苦呢?如果问题出在自己,就试着去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解决,而不是对那个莫名成为错误产生原因的人进行发泄。人是多面的,多元的,可以分为你喜欢的和你不喜欢的,或者相对意义上的正确的或错误的。永远不要试着改变别人,这样看似是积极的解决方案,却恰恰容易让你遭遇挫折。与其花精力测试别人,改变别人,倒不如尽量让你想要表现的人表现出你想要的一面。绝对积极是困难的,相...

阅读全文 »

假如让我说下去

on 2010年10月11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5)

转眼间,来深圳接近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我收货了很多之前未曾有过的体验。但我没兴趣将这些体验一一付诸笔端,一来是因为对这些事件的记录是纯私人的事情,二来是因为我没时间。昨天恰好发烧了,从某个角度讲,这太棒了。因为它给了我足够的理由坐下来写字。
很少生病,但最近两次感冒有了一种趋势,那就是都会被梦魇侵蚀。这是令我最担心的事情。上次我梦见自己死了,这次我梦见自己遭遇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两者的共同点是绝望。人生是孤独的。生下来是你自己,死去也是自己。即使你有爱人,有亲人,有朋友,那又能怎么样呢?因为最根本的限制因素是他们并不是你,他们给你的是有限的。生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茫茫宇宙里的孤儿,能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
我还在想一件事,那就是外在的实践与...

阅读全文 »

离别后动物感伤

on 2010年06月09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19)

毕业在即,最近一直在忙着离别,吃散伙饭,照相之类的琐事。我的大学就在本地,这样对我来说有两个特点。第一,刚进大学时,我不会像别人那样抱怨,关于内心的落差,认为原来想象中的大学是多么好,实际来了是多么差。这里本来什么样,我其实挺清楚的。第二,离开大学时,我亦不会像别人那样不舍,关于离别的感伤,想到未来离开这个大学这个城市,以后就再也难有回来的机会。我不这样,因为这里是我的家,即使过几年之后,我还是会经常路过这里,观察这里的一切。
马上就要毕业了,明显发现大家以前感性的愈发感性,理性的也变感性了。到处充满了离愁别绪。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留恋呢?人们想都不用想的答案就是,留恋这里是因为对这里的感情,对在这里度过四年时光的珍贵回忆,对和那些熟识的人即将分别...

阅读全文 »

住在回忆里的人

on 2010年03月18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16)

2003年家里换过电脑。原来的那台旧电脑实在是太残破不堪了,连XP都运行不起来。而且我清晰的记得旧电脑快退休的时候,每开一次机都想要经历生死挣扎一般,等待半天才有反应。那台电脑里有一些文档,由于对自己没有什么重要性,当时也无意备份保存。但在电脑临丢弃那天,我还是耐心地花了好半天打开了电脑,然后用U盘将那些文档拷贝了出来。现在想想,这个过程有点像面对一个垂死的战友,战友在即将去世时将最后一些记得的东西当做遗言吐出来,然后慢慢闭上眼。前几天我又将这些文档拿出来翻了翻,很多都失去了记忆。我又看到了以前存的一些图片,看到了曾经写的一些字,看到了曾经拷贝的高中成绩的级部大排名(我有篇文章写过高中的一些事),看到了一些小时候做的傻瓜设计。

我是个喜欢回忆的人。人们把生活分为...

阅读全文 »

上天认真,我就认真,上天玩玩,我就玩玩

on 2010年02月03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10)

不经意间有了这样的领悟,其实这种领悟是蕴含在生活中已久的。
上天认真,我就认真,
上天玩玩,我就玩玩。
上天认准的结果,我就不抗争;
上天不在意的结果,我就争取。
短短的四句话,写出来很舒坦,很真实,很坦诚。
我跟上天之间有一个叫做命的东西,我将我的态度反映在命上,上天也将他的意志体现在命上。人生玩过这么多场游戏,规则无非是上天定的。
如果上天认真的跟我玩一场游戏,那么我也认真;如果上天根本没把我当回事,用荒谬的规则来搪塞我,那我也只是玩玩罢了。游戏的结局总会有输赢,如果上天内定了结果,想让我输,那我就爽爽快快,踏踏实实地输掉;如果上天大方地不在意结果,输赢未定,那我就自己暗暗地努力,争取赢得这场游戏。

...

阅读全文 »

键盘与笔,谁更不朽?

on 2010年01月30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7)

计算机和互联网普及之前,所有人把思想用笔写在纸上;
计算机和互联网普及之后,很多人把思想用键盘敲成数据。
可能是键盘与数据更加不朽吧,它们永远在那里,不会变形,不会有丝毫改变,过多少年都是那样。这是很发达的记载工具,我们可能怀疑纸笔会发生化学反应,但凡是你敲出来的数据,永远静静地被搁置在硬盘里,永远以那种010101……的姿态躺在那里,很有安全感。
也可能是笔纸更加不朽,翻开很多年前写在记事本上的东西,虽然纸页泛黄,字迹变淡,但当时写东西时的心情仍然历历在目。纸页翻开的一瞬,似乎那些记录在二维平面上的字体霎时间变得立体了。一个世界出来了。纸笔记录下来的东西,无论过多久回望,都能原模原样地给你重现出来。
键盘与笔,到底谁更不朽呢?我不知道。他们对我都不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