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09年12月08日 by Simon Kong in 艺术·文艺, 评论 (11),

观《蜗居》有感

很少看国内的电视剧,这两年来只看了个铁齿铜牙纪晓岚,校内网上经常有好友发表对蜗居的看法,我也不免俗地看了两个片段,觉得挺经典,就花了两个晚上看完了全集。零碎写点自己的看法。

  1. 婚姻制度确实是不合理的,我认为这种制度部分来源于对子女的养育的必要性。如果刨除养育子女,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权利寻找第三者。我现在暂且是这样想的,但有时也认为其有不合理性,找不到解决方案。
  2. 如果男方跟女方是真心相爱,这种婚外恋应当是无罪的。但剧中的人是否真心相爱呢?可能两者都付出了爱情。从另一个角度讲,女方爱的真实对象应该不是单纯的人,还是单纯的钱,而是一个能够给自己安全感的靠山。男方除了不可否认的爱情,也有一种逢场作戏的成分,而且更像是在获得权利与荣耀之后的自我实现和发泄。从这个角度讲,这是一对狗男女。而且女方一度一只脚踏两只船。
  3. 爱情是博弈。没错,博弈是个流行词,但很少有人理解其真实含义。她是爱你,还是不爱你?她跟你谁爱的比较多?她只是玩玩你还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人总是希望别人付出比自己多,总认为如果自己是傻傻付出的那一个会很冤。
  4. 男人的斗争有时没有理由。 “她在宾馆洗澡呢,你稍等,我把电话递给她。”
  5. 官场难混。需要很高的智商,以及天赋。
  6. 价值观变换纷繁。贪污有错吗?还真不一定。电视剧总是这么幼稚,将很多价值观定的死死的,好坏那么明晰,那么不可否定,而实际上,这些判断都是虚构的抓不住的时刻在变化的,起码某些是这样。


Tags: , ,

© 声明:除特别注明,Kong-Zi.com 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观《蜗居》有感》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ong-zi.com/post/1308.html
0




11 Comments

  1. 左岸读书

    2009年12月08日 @ 13:51

    对于深入“敌后”的人来说,这部电视剧显得比较平淡!
    对于刚走出社会的人来说,冲击会大一些!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那你属于深入敌后的还是初入社会的呢?

    [回复]

  2. kenneth

    2009年12月10日 @ 15:09

    呵呵,加好了。

    锚文本:“心灵自由与克里希那穆提”(优先)或“心灵自由”。
    链接title:“心灵自由与克里希那穆提”。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能否把连接名写成心灵自由常处呢?还是觉得这个名字更简洁且更有质地。

    [回复]

  3. 短歌行

    2009年12月13日 @ 16:14

    价值观是由当时的时代所赋予的,正所谓,世上的事情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高尚与渺小之分

    [回复]

  4. ✎ august

    2009年12月13日 @ 22:59

    没看过蜗居,看过一些评论,貌似蜗居讽刺了社会的一些现象,今天早上看新闻就看到光腚总局的某某点名批评了蜗居。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蜗居教给了我一些道理,电视剧的主旨远大于对房价的讽刺。

    [回复]

  5. 笑话

    2009年12月14日 @ 16:38

    哎,反正我看了觉得很不舒服,为什么公务员可以买几套房子包N奶,为什么房价那么高,为什么没人管,为什么我在天朝呢?杯具啊~~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唉,我觉得生在天朝的杯具比你罗列的还要多,虽然有时我也为生在天朝自豪。
    PS.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域名是当时的子曰吧?转型了?看了几个笑话,都很经典~~

    [回复]

  6. 短歌行

    2009年12月31日 @ 22:04

    新年快乐。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谢谢你!新年快乐

    [回复]

Leave a comment

XHTML: Allowed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