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12年03月26日 by Simon Kong in 我在桥上看风景, 评论 (13)

德意志·都市流浪人

还在二月份的时候,得知一位研究生院的旧友要来德国开会,不禁欣喜。想来半年多没有与在国内的同学有深入的交谈了,自己置身事外体验生活的同时,也在好奇他人成长的进度。提前定了交通和住宿,借此机会去德国与旧友相聚。

这次的德国之行,我一共去了柏林,慕尼黑,萨尔茨堡,国王湖,天鹅堡,黑森林地区(弗赖堡,特里贝格,蒂蒂湖,巴登巴登),海德堡,法兰克福等11个地方。这是第一次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包办全部的行前准备的旅程。有了上次西班牙的经验,这次的体验顺畅并充盈了许多。德国的城市建设是我行走欧洲的这几个国家中感觉最先进的,这里的公共交通极为发达,而且不强制检票,而是靠旅客自觉购票。为了节省开支,我全部通过火车解决城市间交通的问题。印象最深刻的是从柏林到慕尼黑,共先后乘坐了5次火车,从第一天晚上做到第二天中午。除此之外,德国的一般消费品物价很低廉,尤其是肉食。我作为一个典型的肉食动物在这里无疑得到了很大满足。鲜美的德国猪脚满足了我对肉食的全部想象。

在德国旅行的这段时间,我从各个角度意识到了德意志作为欧洲最发达国家的事实,并且这种发达感渗入骨髓。发达的概念界定,不一定仅体现在那些屈指可数的大城市的市容市貌与建筑风格,疑惑一堆宏观和微观的经济统计数字。更广泛地,你可以从细节中体验到一个作为欧洲强国应当具备的素质,甚至通过观察行走在街道上每个人的表情,都能够体会到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民所散发出的幸福感。我感受到了柏林的现代化与威严,慕尼黑的热情自由,萨尔茨堡(奥地利)的文艺气息,国王湖、天鹅堡和黑森林的自然风貌,海德堡的渊博以及法兰克福不可动摇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德国的风貌亦是多样化的,并不似之前有些人传说那般机械刻板。之前在科隆狂欢节上我就已经体会到了德意志民族的热情与奔放,而这次的深度旅行更让我对这个大国多角度的性格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这次旅行我经历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经历那么频繁的转车,独自一个人在寒冷的候车大厅等待,半夜的4次转车以及连续的睡眠缺失;第一次搭乘陌生人的顺风车,在特里贝格一位好心的德国大叔将我从火车站直接载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布谷鸟钟,让我非常感激,而从此之后我也更加坦然地接受陌生人的帮助;第一次尝试裸体的男女共浴,巴登巴登是欧洲知名的温泉疗养胜地,我去了当地最有名的融合罗马和爱尔兰特色的腓特烈大浴池(Friedrichsbad),17道各不相同的洗浴工序,洗了足足3个小时,整个过程都是男女共存,一丝不挂,其实我内心并无杂念,因为这是一个难得的忘却一切并坦诚面对自我的机会。

坦率地讲,游历的过程中几次曾感到绝望。绝望并非源于景物,而是来自自己的内心。德国的各方面都如此现代化,我见证了这种现代化,但却无能为力,因为我只是一个旅人,一个每个城市逗留不超过3天的旅人。就想当你遭遇一位真正心爱的姑娘,你肯定想跟她白头偕老而不只是one night stand。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种无力感。有时候走到一个城市,真的期待自己可以永远停留在那里,不再漂泊。再加上自己最近寻找实习的不顺,内心不免戚戚然。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种exposure又是必要的,因为它让我对未来的生活有了更高的期望,让我知道还有那么美好的生活方式在等待着自己,从而让自己为之努力。

跟旧友交谈之后,不知为何,本以为会增添不少压力的我,实际上压力却小了很多。一些最最简单的道理又重新成为我主导未来生活的参考系。正如生活有很多选择。从生活压力来讲,选择了激烈的生活,就要为此奋斗厮杀,虐待自己,不断地付出,最终获得物质上的以及跟与主流价值观契合的回报;而选择更加平静的生活,断不会取得太大的成就,但起码算是善待了自己。两者之间的权衡本就无是非对错之分,只不过在大步向前发展的中国背景下,多数年轻人的价值观被单一化了,每个人从小就被教导给了唯一的一种活法,那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如果你仔细观察,甚至会发现大陆所能培养出的成功者无论在性格,爱好,做事方式,甚至诸多生活细节上都像是同一个模型塑造的,这种对“未来的自己将会怎样”提前预知的活法,我感觉很乏味。而且这种统一的价值观多是建立在利己的基础上的,很少有人在个人功成名就之路上去在乎自己对整个社会的价值。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被自我掌控呢?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主观自我的对立面是客观环境。生在一个价值观单一化的,即使是最初有些想法的人,也会由于得不到承认而妥协。或许这种价值观的单一化是一个经济体走向强盛,为保证最有效率的必经之路。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应当理解。不管怎样,在欧洲洗涤了半年多的我,不敢说自己的内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起码我在做选择的时候会多一些更尊从内心的思考,避免模式化。

或许这才是我游学的真谛,游是一部分,学是一部分,但游和学不是简单的相加,两者同时承载于一人之上所产生的强大的化学反应,那些如泡沫般涌出的丰盛的思考与判断,价值与观点,才是伴随我一生的财富。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保持好奇心的,正是由于对一切事物的不断感知与领悟,才得以塑造诸多丰富而各不相同的自我,进而组成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只要还有未死的灵魂,就要Keep Searching,我们还是少年,还是赤子。

Windows 8 CP感评

on 2012年03月04日 by Simon Kong in 软件·数码·科技, 评论 (5)

2012年2月的最后一天,微软发布了新一代操作系统Windows8 的消费者预览版,我于3月1日安装了该系统,试用至今,安装后产生诸多对新一代系统的想法。作为一个业余的系统爱好者,我曾经也发过Google Chrome OS的试用手记。为避免观点过于主观,我选择体验一段时间后再将感想一并列出。 Window 8从结构上将OS分为开始界面和桌面界面两部分。后者与原来的Windows 7很类似,而前者才是Windows 8真正的创新(首次将Windows Mobile的概念移到了电脑上),事实上,在Windows 8的概念里,桌面只不过被看待为开始界面众多Application中的一个,虽然它对传统用户最为重要。 记得在Winodw 7中刚刚看到Windows Media Center的时候,我就在思索这种界面是否是微软对未来操作系统的预测和暗示。Windows 8确实证实了我的部分猜测,只不过这两者一个是为大屏幕高清液晶电视而生,...

阅读全文 »

西葡·挂在半梦半醒之间

on 2012年02月27日 by Simon Kong in 我在桥上看风景, 评论 (2)

经过一月份各种考试的洗礼之后,二月份开始收拾行囊,看新的风景。其实这次对西班牙葡萄牙之行的旅途计划比较偶然。本来报名了学校布达佩斯布拉格的东欧之行,可是直到二月初我才被告知活动取消。匆忙翻看其他可以去的地方,发现提前一周才订票的代价就是交通和住宿都涨得厉害。与中国不同,我感觉欧洲最冷的时间是在二月上旬。为了能够去一个在二月也能感受到春天的地方来躲西欧的寒冷,我们最终把目的地锁定在西葡。
关于旅伴。这次跟我一起旅行的是国内同一个研究生院的同学,现在也在欧洲求学。我对旅伴的选择比较苛刻,与其选择不合适的旅伴来排遣孤独,倒不如一个人独行来得更潇洒更自由。TA必须有耐力,能够survive多日的暴走;要乐观积极,善于沟通和团队作战,以应对旅途中各种突发事件;懂得搜集信息,...

阅读全文 »

法兰西·我在桥上看风景

on 2011年12月31日 by Simon Kong in 我在桥上看风景, 评论 (3)

翻开博客,上篇日志的时间记录于2010年底,我发现如果再不抓住这个2011的尾巴写些什么,我将永远错过2011,于是我便在这个遥远欧洲的比国小镇,开始记录。
进入会疯的研究生生活之后,生活完全变了面貌。以前会有大把的时间来记录生活的体验,而如今我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学习都难以弥补课业的负担。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适合这样的生活。适合又怎样,不适合又怎样?是我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如果自己的内心深处没有倾向于这种生活的倾向和欲望,我肯定不会来这里。人的最终选择跟他心里想要的东西多少都会有一致性,你选择了某样东西,要么由于你喜欢,要么由于你适合,而适合和喜欢之间的界限往往是模糊不清的。
决定来欧洲读这个硕士是四月份的决定。原因为何我几近忘记。都是太小太小的小事,却被当时的自己无限放...

阅读全文 »

我在生活,我在实践

on 2010年12月16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9)

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开头,似乎在这个以忙为主题的地方待了这么久,竟然不再知道该如何写,如何表达。就像我之前说的,来到这里我收获了此前从未有过的体验,这些体验来得太猛太急,必须要好好消化掉才能真正内化成自己的东西。
关于人与人的交际。有时候人是不理智的,明明是自己犯的错误,但却要让对方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是何苦呢?如果问题出在自己,就试着去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解决,而不是对那个莫名成为错误产生原因的人进行发泄。人是多面的,多元的,可以分为你喜欢的和你不喜欢的,或者相对意义上的正确的或错误的。永远不要试着改变别人,这样看似是积极的解决方案,却恰恰容易让你遭遇挫折。与其花精力测试别人,改变别人,倒不如尽量让你想要表现的人表现出你想要的一面。绝对积极是困难的,相...

阅读全文 »

假如让我说下去

on 2010年10月11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5)

转眼间,来深圳接近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我收货了很多之前未曾有过的体验。但我没兴趣将这些体验一一付诸笔端,一来是因为对这些事件的记录是纯私人的事情,二来是因为我没时间。昨天恰好发烧了,从某个角度讲,这太棒了。因为它给了我足够的理由坐下来写字。
很少生病,但最近两次感冒有了一种趋势,那就是都会被梦魇侵蚀。这是令我最担心的事情。上次我梦见自己死了,这次我梦见自己遭遇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两者的共同点是绝望。人生是孤独的。生下来是你自己,死去也是自己。即使你有爱人,有亲人,有朋友,那又能怎么样呢?因为最根本的限制因素是他们并不是你,他们给你的是有限的。生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茫茫宇宙里的孤儿,能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
我还在想一件事,那就是外在的实践与...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