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10年05月10日 by Simon Kong in 艺术·文艺, 评论 (5),

艺术评论(之三)

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契机,让我思考半天来写一篇艺术评论。我之前一共写过两篇艺术评论。第一篇写在2008年10月看完某部村上春树的小说后,内容关乎艺术作品是一种容器,以及容器的制造者;第二篇写在2009年6月听完一位好友在小树林的一次精彩的钢琴演奏后,内容关乎艺术和文艺的概念对比。

今天,一个很美妙特别的晚上,我在山东艺术学院欣赏了一场手风琴毕业独奏音乐会。我的一个小学、初中的同学、朋友在山艺主修小提琴,他的乐队里有一个手风琴拉的很棒的女孩,这场独奏音乐会就是这个女孩的个人演出。我刚刚认识这个手风琴专业的女孩,她今年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的研究生。我们昨天看过他们的排练,效果很棒,他们都非常优秀。今天现场演奏的诸多曲子中,Astor Piazzolla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四季》之《冬》,《春》,《圣母颂》《Cafe 1930》,李斯特的《钟》,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写点关于艺术的只言片语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恰好此时自己脑中也零零散散地积攒了很多对艺术的直观感受,就借此机会促成这篇艺术评论吧。

1

欣赏音乐,时而给人带来生的感受,时而给人带来死的感受。关于生的感受:你能够借音乐体会到世界的美妙,体会到美好,善良,纯真这些单纯却在现实中难以捕捉的体会。关于死的感受:有一种情绪可以让你为之纵身一跃,纵使前方是万丈深渊,你也愿意保持飞翔的姿态跳下去,获得解脱。我真不知道为何有人具备这种决绝的潜在倾向。

2

和艺术关系最密切的命题有:生,死,性,爱,自然。

3

乐师不一定脱俗,乐师可能很世俗。但当一名出色的乐师在演奏乐曲时,他必定是脱俗的,更精确地说,必定是有神灵附体的。在现实生活中,他哪怕再通俗再平凡,在演奏乐曲的那一瞬也是超脱的。

4

我不认为学艺术的人必须保持浪漫主义与理想主义而不顾现实,但事实上是,他们所从事的事业让他们不得不理想,不得不浪漫。

5

有没有这样的可能,乐师弹琴不是用心而是用大脑?例如,他们掌握了作曲家的意图,用他们高超的技巧将音符表现出来,而自己却并未投入?在整个乐段的演奏过程中,一厢情愿的入戏者的只有听众,而不是演奏者本人?我不知道。

6

那些学着所谓优越专业的学生们,请善待艺术生吧。你们所学的是技术,是工具,是个人的生存手段,是随着人类发展而存在,随着人类灭亡而消失的东西,而他们所学的是精神,是理想,是意识,是脱离于人的存在的,为世界的绝对真善美贡献了力量。就像《死亡诗社》中说得那样。

7

一个从事普通专业的人,学好了出类拔萃,学不好起码还会有饭吃;一个毕生从事艺术的人,学好了成为一代大家,学不好就什么都不是了。

8

社会的分配公平吗?为何那些直接制造真善美的人却得不到他们应得的奖赏?

9

当我在现场欣赏乐师演奏的美妙乐曲时,当我完全被旋律所打动时,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走上台去,向乐师下跪,低下头,再也不抬起来。下跪?是不是太夸张了?莫若改为握手或者拥抱?还是下跪吧,我是在向绝对精神下跪。

10

我越来越坚信,不同的乐器有自己固有的性格,从而影响弹奏它的乐手的性格。《春》让我感觉到,小提琴是敏感,直接,脆弱的人,手风琴是历尽沧桑而怯于直抒胸臆的人。

11

我欣赏并崇拜两种人:一种具备超人的智商,一种人具备超人的才能;前者如科学家爱因斯坦,后者如大提琴演奏家杜普蕾。两者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拥有着天赋,这种天赋是天生的,是独一无二的,是后人学不来的。你也可以说你具备例如勤奋,正直,简朴,善良等诸多美好的品质,但那些不足以让我崇拜。

12

并非任何人都可以演奏乐器的。当你背起一件乐器时,你必须有能力,有条件,有天赋。否则,哪怕你再努力再勤奋,也只是让自己和乐器都难堪。如果你没有天资,没有修长的手指,没有惊人的反应速度,没有敏锐的洞察力,那么就请放弃吧。如果没有能力去亲自演绎,那就只做一个默默的欣赏者吧。

13

作曲家是第一制造者,乐师是第二制造者,听众既是欣赏者,又是第三制造者。

14

作曲家将情绪转换为音符,乐师将音符转换为情绪。

15

生命配乐论。人生如戏,每个人都是演员。倘若这样,那我们的人生是否也应像表演艺术那样,每时每刻都有与之对应的背景音乐呢?你可以为自己想想,当你出生时,当你学走路时,当你迷惘时,当你与爱人牵手时,当你做爱时,当你即将闭上双眼离开这个世界时,那些背景音乐分别应该是什么呢?

16

有的乐器注定是核心,有的乐器只能是陪衬。这很正常,不要因此忿忿不平。这正如,虽然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生命的主角,但在别人眼里,有的人注定是主角,有的人一辈子是配角一样。

17

人生有平淡也有惊喜,有高潮也有低潮,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每时每刻,我们都有享受好音乐的权利。如果没有好音乐,人生无疑会暗淡很多。音乐,绝对是我们贪恋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舍离开的原因之一。感谢上帝,我们就是在这些好音乐的陪伴下,围绕下,滋润下,不断成长,不断领悟,不断保持精神上的活着。


Tags: , , ,

© 声明:除特别注明,Kong-Zi.com 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艺术评论(之三)》永久链接地址:http://www.kong-zi.com/post/2057.html
0




5 Comments

  1. 左岸读书

    2010年05月11日 @ 15:27

    三次,三个台阶,你走在通往艺术的象牙塔的台阶上。

    [回复]

    Simon Kong 回复:


    @左岸读书, 不敢当!只不过是个人的随想罢了

    [回复]

  2. QQ空间

    2010年05月14日 @ 15:46

    欣赏音乐,时而给人带来生的感受,时而给人带来死的感受

    [回复]

  3. 贺西楼

    2010年05月16日 @ 13:47

    我觉得一切关于艺术的东西都是废话!

    [回复]

  4. 羽中

    2010年05月31日 @ 13:36

    我也弹奏键盘和吉他,感觉制造音乐的冲动是纯感性的,弹奏的过程是纯理性的,但在弹奏中听到效果时的感受是半感性半理性的

    [回复]

Leave a comment

XHTML: Allowed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