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2019年04月16日 by Simon Kong in 经管·职业, 评论 (0)

在2018的结尾,我终于原谅了自己

记得是2018年初一个大雪纷飞的春日
我在日记本扉页随手写下四个字
——勇敢改变——
送给自己作为本年年度关键词

二十多岁的时候每年都会写冗长的年度计划,现在看来倒不如一个简单直接的单词来得掷地有声,温暖且有力。

改变是人生的常态,但并不是每种改变都能向着理想的方向。改变可能伴随阵痛,因为它会打破对既有习惯的依赖,让人一定程度上脱离comfortable zone;但改变又是一种必须,因为它不是对过去的否定,而能让人在保持过去优势的基础上变得更好。

时光杳然。在这个2018年的尾巴上,我终于决定,用短短几千字来书写这一年人生曲线悄然发生的微妙变化,事业抑或生活。而对于那些未完成的些许遗憾或期待,我决定在这一刻原谅自己,并与自己讲和。


关于投资

性格中渴望竞争和永不言败的特质是促使我进入基金行业的原因之一,然而投资圈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作为一名基金经理,你的业绩会跟业绩基准比,会跟各项指数比,会在公司内部比,更会拿到市场上跟竞争组比。站在金字塔顶尖的永远都是那一小撮,剩下的大多数只能保持绝望与仰望。而我,只是想尽力挤进那一小撮而已。

我每天都问自己有没有做到极致,有没有错失任何机会,有没有为投资人做出最优的选择。纠结型体质在这个市场很吃亏,原因在于他们无法做到真实的坦然,取而代之的是过度自省。牛市踏空会遗憾,加仓不力亦会遗憾,熊市亏损会遗憾,止损不足亦会遗憾。对遗憾的过度分析让人上瘾,然而人之所以会遗憾,根源上说大抵还是投资逻辑的不够笃定与不能坚持吧。

电影《Margin Call》里有一句经典台词,我甚是喜欢: Be first, be smarter, or cheat.

在这个市场上要想比别人有更好的业绩或赚取更多的收益,要么你在一个领域的进入比别人早,通过先发优势让自己长期立于不败之地;要么你比别人聪明,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更快的学习过程;最后一个胜出的方法其实不是字面的作弊,而是在这个充满信息不对称的市场,如何有效利用信息,加工信息,得出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研究结论,利用结论辅佐你的投资决策,从而在于众多博弈者之中脱颖而出。

很多人羡慕我年纪轻轻就坐到了基金经理的位置上,经常有人问我具备怎样的素质才能胜任一名基金经理。如果把一个债券基金经理需要具备的禀赋粗略分为宏观研判、信用研究、个券交易和组合管理四部分的话,前三者的能力可以通过宏观研究员、信用分析师、现券交易员得到锻炼,但没有任何岗位可以让你预先习得组合管理的能力。即使是资深的交易员或研究员,如果不能在组合管理哲学上开窍,也只能一直越做越专(当然这也很好),实现不了岗位的跨越。

我认为组合管理是基金经理的核心能力,是自上而下研判和自下而上执行之间的起承转合点。组合管理的本质是概率与期望管理,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如果对久期、信用和杠杆进行排兵布阵,对配置与交易、底仓与流动性进行合理布局,才能实现业绩最优化和波动最小化的多重目标,这是一个值得长期探索的问题。

我一直幻想着能像个传奇一样给客户带来夸张到惊人的回报率,或因为价值挖掘赚取到超过股票牛市的超额收益,殊不知业绩的稳健性亦是组合管理的考核目标之一。当被客户夸赞到我的投资风格稳健的时候,我曾经一度以此为耻,现在想想是多么的不合逻辑,甚至幼稚可笑。

在这个卧虎藏龙的行业,我会接触到很多让人由衷钦佩和敬仰的投资界前辈。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闪光点,每个人身上都有独一无二的禀赋可以让他们在行业处于不败之地。每个人都像一本书,不论做人做事,都值得我在未来漫长的岁月仔细翻阅。同时我也希望我可以用我的实力来影响其他人,让其他人在我身上得到启发。


关于情绪

都说情绪是智慧不足的产物,但我亦深知谁能活得那么通透,可以脱离于情绪而行走。这一年,生活中发生了太多改变,让我在情绪管理有了更多心得。每天在做交易的时候,我都会尽量让自己保持个人情绪最小化,市场情绪最大化。

情绪管理让我在工作中不把自己当普通人,但让我在生活中变成一个更可爱的人。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成年人的世界追求的从来都不是短暂的开心或不开心,而是能否达到持续的平静。所以随着阅历的增长,对一切遭遇都保持宠辱不惊的态度,是不是也算是一种进步。

我很喜欢在三万尺高空上的状态。虽然每年都要因开会或调研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但我仍会很珍惜每次航班的起飞和降落,像第一次坐飞机那样认真端详窗外的风景。你在海岸边感受到的惊涛骇浪,从万里高空鸟瞰却是风平波息。多少在人间所谓跌宕起伏的传奇遭遇,对上帝视角来说亦不过涟漪。

拍摄于北京飞往山东日照调研的航班上

这一年,每当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会四处跑步。奔走于全国各地参加马拉松赛事,之于我已然是家常便饭,且不知不觉地,长跑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一个重要主导面。跑步之于我是太私人的爱好,私人到我甚至不愿意与陌生人分享。你必须热爱它,就像你热爱其他的爱好一样。它不是你用来苦修的工具,所以不需要标榜它的功效,也不要带功利色彩地利用它。

而对于跑步成绩这件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边界,人生来天赋迥异,后天努力程度也不尽相同,所以别跟别人比,跟自己比。让更多的人爱上跑步,享受跑步带来的健康和快乐,比单纯的成绩更重要。

生活用各种方式赐予我们太多的正能量,当你真正从内心接受了这种恩赐的时候,你才发现,正能量其实不是一种选择或一种取向,而是一种本能。也只有当你迷恋上这项运动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一切的情绪,好的坏的,都会在长距离结束的那一刻,如青烟一缕从头顶飘散而去,只剩一片完美的留白,只剩平静。

绕故宫长跑几乎成了每周的习惯

关于阅读

哲学、历史和传记一直是我喜欢的领域,因为他们足够抽象,从某种程度上距离我也足够远,审视这些遥远而抽象的概念,对我来讲是一种休息。

这一年利用闲暇时间重翻了很多先秦的诸子百家学说。每每沉迷其中,我都很难想象距今两千年的古代已经可以构筑如此严谨而成熟的思想体系。现代人对先秦思想之所以报以崇高的尊敬,一是因为在那个环境可以有这样的思想体系实属不易,二是因为人类两千年之前已经编织如此完善的价值体系,流落到两千年后的今天仍然未被每个人完全掌握并践行,所以人们珍视它,试图理解它,并尽力实践它。

这一年里,每当思绪焦虑或者方向迷失,便会去翻各种传记,来重构人生的方法论。有朋友对阅读名人传记有这样的想法:欣赏七分,佩服两分,用到一分,足矣。

我很认同这句话,我也同意没有成功学,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别人的成功。总有人对传记抱有不屑的态度,我想大抵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们的成功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即使主观因素你全能够心领神会,那些客观的因素也是不可复制的。第二,他们具备的宝贵特质即使能被所有人认可,但可能你一生都不会真正按照那些道理去执行。无论怎样,自我是一个凝聚点。不应该把自我融化在别人的经历中,而应该把别人的经验吸收到自我中来。对于自我来说,一切都只是养料。每个人都应从别人的经历和经验中找到自我,找到那个弥足珍贵的“一分”。


二十多岁的时候,总会把自己弄得很忙乱,浪费一秒钟仿佛都是自己不努力,但欲速则不达。长大后逐渐悟到“努力”更深一层的含义,更客观认识自己,放下一些执念,人生反而从容起来。对自己宽容,亦是对他人的宽容。无论工作生活还是自我修为,去繁就简与自我宽恕都应是这几年最大的功课。

三十多岁的年纪,人生还有很多待办事项。事业、感情、家人,以及远方。勇敢地拼搏,也用力去爱。坦然接受上天对个人禀赋的赏赐,同时也对那些短板做尽可能的补足,不再纠结如何才能塑造完美的性格,却能为世间每一种积极的存在与表达鼓掌。不乐夫天命,亦不随波逐流;不心怀执念,亦有自我判断。

2018年对我整体是仁慈的,但我仍时刻提醒自己,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可能才是人生的主题。知道再才华横溢也可能泯然于众,知道即使真心渴求也不一定能得到,知道嘴上说放下和内心说放下的区别,知道曾经失去过才能更珍惜拥有。人真心需要越来越坦荡面对失去这项安排,这不是一种消极,而是更深层次的积极。

那些深爱过的,那些让人刻骨铭心的,那些曾让人过不去的,那些午夜梦回始终无法释怀的,好的坏的,在这一刻,都化成回忆,都是经历,都是感激。

站在2018年的尾巴上,我最终还是原谅了自己。

德意志·都市流浪人

on 2012年03月26日 by Simon Kong in 我在桥上看风景, 评论 (13)

还在二月份的时候,得知一位研究生院的旧友要来德国开会,不禁欣喜。想来半年多没有与在国内的同学有深入的交谈了,自己置身事外体验生活的同时,也在好奇他人成长的进度。提前定了交通和住宿,借此机会去德国与旧友相聚。
这次的德国之行,我一共去了柏林,慕尼黑,萨尔茨堡,国王湖,天鹅堡,黑森林地区(弗赖堡,特里贝格,蒂蒂湖,巴登巴登),海德堡,法兰克福等11个地方。这是第一次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包办全部的行前准备的旅程。有了上次西班牙的经验,这次的体验顺畅并充盈了许多。德国的城市建设是我行走欧洲的这几个国家中感觉最先进的,这里的公共交通极为发达,而且不强制检票,而是靠旅客自觉购票。为了节省开支,我全部通过火车解决城市间交通的问题。印象最深刻的是从柏林到慕尼黑,共先后乘坐了5...

阅读全文 »

Windows 8 CP感评

on 2012年03月04日 by Simon Kong in 软件·数码·科技, 评论 (5)

2012年2月的最后一天,微软发布了新一代操作系统Windows8 的消费者预览版,我于3月1日安装了该系统,试用至今,安装后产生诸多对新一代系统的想法。作为一个业余的系统爱好者,我曾经也发过Google Chrome OS的试用手记。为避免观点过于主观,我选择体验一段时间后再将感想一并列出。 Window 8从结构上将OS分为开始界面和桌面界面两部分。后者与原来的Windows 7很类似,而前者才是Windows 8真正的创新(首次将Windows Mobile的概念移到了电脑上),事实上,在Windows 8的概念里,桌面只不过被看待为开始界面众多Application中的一个,虽然它对传统用户最为重要。 记得在Winodw 7中刚刚看到Windows Media Center的时候,我就在思索这种界面是否是微软对未来操作系统的预测和暗示。Windows 8确实证实了我的部分猜测,只不过这两者一个是为大屏幕高清液晶电视而生,...

阅读全文 »

西葡·挂在半梦半醒之间

on 2012年02月27日 by Simon Kong in 我在桥上看风景, 评论 (2)

经过一月份各种考试的洗礼之后,二月份开始收拾行囊,看新的风景。其实这次对西班牙葡萄牙之行的旅途计划比较偶然。本来报名了学校布达佩斯布拉格的东欧之行,可是直到二月初我才被告知活动取消。匆忙翻看其他可以去的地方,发现提前一周才订票的代价就是交通和住宿都涨得厉害。与中国不同,我感觉欧洲最冷的时间是在二月上旬。为了能够去一个在二月也能感受到春天的地方来躲西欧的寒冷,我们最终把目的地锁定在西葡。
关于旅伴。这次跟我一起旅行的是国内同一个研究生院的同学,现在也在欧洲求学。我对旅伴的选择比较苛刻,与其选择不合适的旅伴来排遣孤独,倒不如一个人独行来得更潇洒更自由。TA必须有耐力,能够survive多日的暴走;要乐观积极,善于沟通和团队作战,以应对旅途中各种突发事件;懂得搜集信息,...

阅读全文 »

法兰西·我在桥上看风景

on 2011年12月31日 by Simon Kong in 我在桥上看风景, 评论 (3)

翻开博客,上篇日志的时间记录于2010年底,我发现如果再不抓住这个2011的尾巴写些什么,我将永远错过2011,于是我便在这个遥远欧洲的比国小镇,开始记录。
进入会疯的研究生生活之后,生活完全变了面貌。以前会有大把的时间来记录生活的体验,而如今我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学习都难以弥补课业的负担。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适合这样的生活。适合又怎样,不适合又怎样?是我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如果自己的内心深处没有倾向于这种生活的倾向和欲望,我肯定不会来这里。人的最终选择跟他心里想要的东西多少都会有一致性,你选择了某样东西,要么由于你喜欢,要么由于你适合,而适合和喜欢之间的界限往往是模糊不清的。
决定来欧洲读这个硕士是四月份的决定。原因为何我几近忘记。都是太小太小的小事,却被当时的自己无限放...

阅读全文 »

我在生活,我在实践

on 2010年12月16日 by Simon Kong in 生活·杂谈, 评论 (9)

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开头,似乎在这个以忙为主题的地方待了这么久,竟然不再知道该如何写,如何表达。就像我之前说的,来到这里我收获了此前从未有过的体验,这些体验来得太猛太急,必须要好好消化掉才能真正内化成自己的东西。
关于人与人的交际。有时候人是不理智的,明明是自己犯的错误,但却要让对方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是何苦呢?如果问题出在自己,就试着去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解决,而不是对那个莫名成为错误产生原因的人进行发泄。人是多面的,多元的,可以分为你喜欢的和你不喜欢的,或者相对意义上的正确的或错误的。永远不要试着改变别人,这样看似是积极的解决方案,却恰恰容易让你遭遇挫折。与其花精力测试别人,改变别人,倒不如尽量让你想要表现的人表现出你想要的一面。绝对积极是困难的,相...

阅读全文 »